第6章 跪在沐安安的墓前,…
发布:03-08 12:22 | 1124字

“斯年……”大脑传来阵阵眩晕,她四肢无力,整个人摇摇欲坠,却依旧咬牙强撑着,“徐氏破产了,爸爸也病倒住院了。所有人都说,这都是你指示的。我不信。你是我丈夫怎么会害我爸爸?”

徐子妗的声音很柔,却很执拗,像是这样就能说服自己一般。

“我们是一家人啊。”

傅斯年终于看向她,他朝她笑着。那笑容,那神情,都是她最熟悉,可是她从中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和怜惜。

他一点点拉开她的手,笑的无情又冷漠,“徐子妗,你到底还要天真到什么时候?”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那是她的世界轰然崩塌发出的声音。

她茫然的坐在这一片废墟了,遥望着那个高高在上嘲笑她天真和愚蠢的男人。

徐子妗终于明白,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是她一直躲在象牙塔里不肯面对现实。

这个她爱了二十年,爱入骨髓的男人是幕后的黑手,将她的世界一点点撕碎。

“不……”徐子妗摇头,她不肯相信,“这不是真的。斯年,你不要这样吓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怨我逼你娶我。我也知道你怨我逼死了沐安安。是我的爱让你窒息,让你只要逃离。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以后不爱你了,真的不爱了。你放过我爸爸,好不好?我求你了!”

恍然又想起他那一句,游戏才刚刚开始的意思。

她也好,徐家也好,爸爸也好,都是他股掌里的游戏。

“呵!”

傅斯年冷笑一声。

放过徐远山?

那安安怎么办?

傅家惨死的冤魂怎么办?

他……又怎么办!

傅斯年的眸光冷冽,眼中的恨意几欲噬人。

他忽然出手,拽住她的头发,逼着她看向车内。

空无一人的后座上端端正正摆着一张黑白照片。

是沐安安。

她笑的灿烂,眼中却充满嘲讽。

她嘲讽,徐子妗,你看你多狼狈。

“徐子妗,你来告诉我,怎么放过你们徐家?”

徐子妗心脏骤缩,像是被烫着一般要移开视线,可他不准,将她死死的按在车门上。

徐子妗的鼻子一酸,眼泪霎时下来。

“傅斯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我可以把命赔给沐安安,只有你高抬贵手,我爸爸老了……我求你了!”

“你的贱命怎么能安安相比。”傅斯年狠狠的将她甩开,掏出手绢仔细的拭擦手指,像是沾上什么脏东西一样,“不过,也可以你一个机会,就看你有没有诚意?”

徐子妗心中不安,却还是一口应下,这已经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傅斯年将手绢扔到她的脸上,“今天安安下葬,刚好缺一个披麻戴孝的。”

西山墓园。

沐安安的葬礼轰动全城,江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徐子妗身穿孝义,卑微的跪在沐安安的墓前,麻木的磕头答谢。

各方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徐子妗堵住耳朵不肯听,可这些人会说什么,她早就清清楚楚。

他们称赞傅斯年重情重义。

比如,沐安安跳江之后,傅斯年亲自下水找人。

比如,为了让沐安安瞑目,他毁了徐家,逼的岳父病发住院。

比如,他以丈夫的身份为沐安安举办婚礼,让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披麻戴孝。

他们如此恩爱情深,只有她和她二十年的爱恋是个笑话。

Data is error[[3g][阅读页]推荐阅读-女频]!
Template file (/modules/article/templates/blocks/3g/block_swiper_new.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