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贱人,居然还敢回来…
发布:05-15 18:12 | 1856字
  杀一人,毁一生,在她眼底和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而订好了要弄死的人没有死,却大大的激怒了这位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

  “你的人若是办不到,四哥那边还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人手。”锦衣男子冷冷一笑,言语之中的责怪之意毫不掩饰。

  “今晚,她必死。”黑纱女音色冰冷,远远盯着云纤夜的背影,那眼神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不要再让为兄失望喔。”锦衣男敲打一句,先行离开。

  黑纱女一直等到所有暗中保护的人全部撤去,才敢放任自己情绪外泄。

  她紧紧的攥住了手指,一根指甲生生掰断。

  “云纤夜,你还活着回来做什么,都是你,让皇兄对我失望,本宫绝不会放过你……”

  一墙之隔之处,蓝衣男子随性的坐在窗台之上,眼神虽然落在大街上渐行渐远的红色婀娜背影之上,却丝毫没有错过任何一句对话。

  这蓝衣男子,赫然就是之前在望风坡上,暗中吩咐四公主宗政轻柔捎云纤夜回城的那一位。

  等到闲杂人等全都不见了,他才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南星国的四皇子上官赫烨和二公主上官锦容费尽心思破坏了这桩婚事,他们能从中获得什么样的好处呢?一个无父兄照顾的云府大小姐,能挡住什么路?有意思!”

  沉思一会,云纤夜的背影已然再看不到了。

  蓝衣男子清贵无双的面孔上浮现出了浓浓的冷色,“既然如此,就让这个云纤夜给南星国的皇子公主填填堵吧,云纤夜?千万别让本王失望。”

  一道灰蒙蒙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蓝衣男子身后,单膝跪倒在地,恭敬的低着头。

  “让四公主去瑾王府,找个机会,推波助澜。”

  蓝衣男子交代好了命令,手下人立即消失不见。

  桌上,茶已温。

  即使是上等好茶,蓝衣男子仍是挑剔的不肯再入口。

  云纤夜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后,竟有那么多双分属于不同势力的眼睛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一路前行,凭着双脚,一步一步,走到瑾王府的正门前。

  正在办喜事,王府内外,张灯结彩,布置的喜气洋洋。

  云纤夜站定了身子,抬眸向上看。

  瑾王府的牌匾高悬于头顶,作为本朝第一位被加封为王的皇子,瑾王宗政瑾瑜深得帝王宠爱,尊贵不凡。

  今日大婚,宫中早早派人过来操持,一切皆适用皇家最高标准,奢华气派。

  偏偏,本来被送入洞房之中的新娘子此刻却站在府门之外,嫁衣染尘,眉骨藏伤,掩不住一身狼狈。

  守门的侍卫凶神恶煞一般,拦住去路,“什么人竟敢擅闯瑾王府。

  “云府,云家嫡女。”

  话音落下,侍卫顿时露出嘲讽之色,“哪里来的疯女人胡言乱语,云家嫡女是我家王妃,今早已被接进了王府。”

  云纤夜眉眼皆冷。

  “我就是云纤夜!”

  大家贵女,自有风姿,那种自内而外散出的气场,根本做不得假。

  侍卫再次愣住,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被面前这个狼狈的女人给‘震’住了。

  良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没有。”除了身上的一袭嫁衣,能够证明身份的物件早就被取的干干净净,动手阴害她的人,显然早有准备。

  “什么都没有,你凭什么说自己是云府嫡女?”侍卫不敢直呼瑾王妃的闺名。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云纤夜双手环住手臂,眼底有暗沉沉的光泽一闪而逝。

  几个侍卫见状,背过身去嘀咕一阵,最后一致决定,让其中一人去请王府的老管家过来。

  平日里都是管家负责与云府联络,云家大小姐,老管家必定是见过的。

  不多时,从王府内匆匆走出一人,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已然花白了大片,正是瑾王府的何管家,

  云纤夜的记忆里有这个人的资料,每年几个大小节日,都是由他到云府去进行礼节性的拜访的。

  何管家听说门口有人自称是云家大小姐,还在将信将疑。

  等见到真人,何管家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似的,嘴巴张成了O形,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正门前,人多口杂,何管家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之后,立即引着云纤夜进了门,将人安置在偏厅之内,飞也似的去了。

  不多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踏破沉静而来。

  走在最前的那个,一袭玄色长袍,清贵优雅,眉宇之间有着天之骄子特有的高高在上。

  哪怕什么都不做的时候,都透着一股高傲之色。

  更别提他此刻饱受震荡,心绪凌乱,竟已是无法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肆意宣泄着眼底熊熊燃烧的狂烈怒火。

  那人一直冲到了云纤夜的面前,手直接捏住了云纤夜的颈子,硬生生将人提起来,就如同对待深仇大恨的仇人一般。

  “贱人,居然还敢回来!!”

Data is error[[3g][阅读页]推荐阅读-女频]!
Template file (/modules/article/templates/blocks/3g/block_swiper_new.html) is not ex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