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身份惊人!
发布:05-15 18:12 | 2185字
  云纤夜来不及防,被捏了个正着。

  呼吸阻断,苍白的皮肤顿时转红。

  眼前那张放大了的男性面孔,容貌不俗,眉目张扬而狂妄。

  云纤夜大脑缺氧,却不影响她认出来人的身份,“瑾——王?”

  这容姿出色的少年,正是与云纤夜有了八年婚约的凌日国三殿下宗政瑾瑜。

  “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竟然敢逃婚!!令本王成为笑柄!!”一边低吼咆哮,一边五指收力。

  根本不打算给云纤夜张口解释的机会,这架势,分明就是想当场把人掐死,才肯罢休。

  云纤夜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心里很清楚,若不采取有效措施,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死在这个昔日的未婚夫手里。

  死??不不不!!

  她不要死!

  死过一次的人,最了解死是件多么可怕又绝望的事。

  但凡又一线生机,她都要抓住,顽强挣扎着活着!活着!

  求生欲令她在很短的一个瞬间爆发出了一股难以置信的力量,云纤夜用尽全力,扬起手来,死死的捏住了瑾王的手腕。

  宗政瑾瑜力道不仅没有放松,反而五指收力,捏的更加紧。

  纤细的颈骨,发出几声脆响。

  宗政瑾瑜的嘴角泛起丝丝冷笑,眼底弥漫起了一片杀意。

  云纤夜双眼紧闭,悲凉的心情半分不肯让人看到。

  她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啊,但要她不反抗的认命等死,却也是绝对做不到的。

  云纤夜咬住了唇,一丝剧痛,清晰传来,她振奋了精神,用尽全部力气,猛然间向上踢了过去。

  “嗷呜——”瑾王发出了一声凄惨至极的尖叫。

  云纤夜噗通一声落了地,脖子疼,后臀疼,全身无处不疼。

  睁眼就看见俊美不凡的瑾王殿下手捂着裤裆,像只青蛙似的跳来跳去,她不厚道的笑了。

  云纤夜的脑袋里很走神的冒出一个疑问:有那么疼吗?

  当她看见瑾王脑门上迅速涌出的豆粒大小的汗珠子时,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

  大概真的很疼吧!

  活该,不问青红皂白就行凶的家伙,被踢的断子绝孙也是活该。

  宗政瑾瑜蹦了好一会,身子一栽,歪坐在椅子上,大口深呼吸,身体还没缓过劲儿,他干脆就用眼刀子不停的横扫云纤夜,嘴唇直哆嗦,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

  跟着瑾王一起赶来的下人们还处于长久的震惊之中回不过神。

  云纤夜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打着摆子,选了一张距离宗政瑾瑜最远的椅子坐上去,眼底带着深深的防备。

  “贱人,你找死。”宗政瑾瑜咬牙切齿,声调都变了。

  “你说的没错,刚刚差点就死了,被你掐死!所有人都看到了,我是在自救。”云纤夜迅速的将所有浮于表面的情绪全部收起,一边揉着脖子上的疼痛处,一边哑着嗓子呛回去。

  宗政瑾瑜摆明了就不高兴看见她活着回来,她这儿只要气势一弱,等待她的一定是灭顶之灾。

  宗政瑾瑜皱着眉,满是不可思议的回瞪,“你居然敢反驳本王?”

  这还是云纤夜吗?什么时候,她居然敢直视着他的双眼,落落大方的对上一句话了。

  在宗政瑾瑜的记忆里,与云纤夜少之又少的几次见面,没有一次称的上愉快。

  欣喜或惊恐都会直接让她昏阙而倒,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说着一些幼稚又白痴的蠢话,这样的女人,如何成为王府的当家主母,又有何风姿,在他君临天下时,端坐于凤位之上?

  云家嫡系一脉,世代帝师。

  这一脉,承袭数百年,一本厚厚的族谱,随便拣出任何一个名字,哪个都是威震四国九城的济世之才。

  多么显赫,多么荣耀,多么令人向往。

  若非如此,她云纤夜有何资格年仅四岁,就由皇上赐婚给了帝王最宠爱的儿子。

  然而,谁会想到,云家嫡系一脉在几年之间迅速的衰落下去。

  云父横死。

  云兄下落不明。

  只剩下一个云纤夜,独居云府。

  云家嫡系一脉,就此凋零。

  宗政瑾瑜年幼曾经有多么的这桩婚事能拉拢到权臣而暗自欣喜庆幸,年长后就有多么的愤恨厌恶背负上云纤夜这个大麻烦。

  在得知云纤夜逃婚的消息时,宗政瑾瑜更多的是庆幸,终于可以不用娶那个他最厌恶的女人了,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逃开这桩婚事的束缚。

  谁想道,吉时已过,婚礼结束。

  云纤夜却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特别不客气的给他的小兄弟招呼了一脚。

  唔,真痛。

  不知道踢坏了没有。

  宗政瑾瑜本来就是极度讨厌云纤夜,这一脚之后,杀心大气,脑子里至少盘算出十种以上的办法,要把面前的女子虐杀,以解心头之恨。

  云纤夜看着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身体端正坐好,脊背挺直,那是标准的军人坐姿。

  不管宗政瑾瑜的地位有多高,云纤夜仍是习惯说话时,与对方视线平视,“今天,是我们的……”

  宗政瑾瑜脸色大变,以为她要提起婚事,不客气的直接打断了云纤夜,

  “你还敢提今天是什么日子?”

  “云纤夜,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本王又是什么人??”

  “你想走就走,想来便来??”

  “本王告诉你,别做梦了!!”

  “既然你在应该出现的时候没有换上嫁衣站在本王面前,那么你这辈子都不要妄想会再有机会成为瑾王妃!!”

  一口气把想说的话全部吼出,宗政瑾瑜的心情痛快极了。

  他在等,等着云纤夜花容失色,等着云纤夜痛哭流涕,等着云纤夜跪倒在他脚下,抱着他的腿恳求他不要抛弃她。

  那时,他就可以顺理成章:

  的一脚踢开她,踢的远远的,从此之后,永永远远的踢出他的视线之外。

Data is error[[3g][阅读页]推荐阅读-女频]!
Template file (/modules/article/templates/blocks/3g/block_swiper_new.html) is not exists!